美國喜劇這幾年不再刻意搞笑,他們開始運用強烈的現實衝突,人性的陰暗面,和求生的渴望,拼裝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劇情,為得是要逗得觀眾哈哈大笑;諸如:「半熟男女」(Young Adult)「老闆不是人」(Horrible Bosses)和「熊麻吉」(Ted)都有這樣的風格。會有這樣的演進,是因為兩千年之後,經濟和社會制度的停擺,讓人開始思考,為什麼我們的生活正在開倒車?這些電影不管有沒有解決大家的疑惑,但至少他們試圖提供大家一個說法,畢竟有個說法總是能讓大家比較安心。

電影「全家就是米家」(We Are The Millers)從毒販傑森蘇戴西斯(Jason Sudeikis)的大麻存貨,被洗劫一空開始說起,要不是他房東的笨兒子,把他的秘密抖出來,也許就沒有米勒家四人組的故事。為了要賠償損失,傑森蘇戴西斯只好答應上游毒梟,把貨從墨西哥運回美國,就在他正在苦思該如何掩人耳目,才能順利完成任務時,一輛RV旅行車的駕駛向他問路,加上副駕駛座的老婆和後座的孩子們,都操著鄉下口音,打扮俗氣的一家人,在城市裡顯得有點不可思議,卻也提供一個驚為天人的靈感:只要偽裝成一家出遊的樣子,風險至少可以減低一半。



脫衣舞孃珍妮佛安妮斯頓( Jennifer Aniston),是毒販的鄰居,被男朋友捲走所有的積蓄,最後因為沒繳房租被趕出住所;她鋌而走險加入毒販組成的「米勒一家」(The Millers),在最後一刻趕上飛機,開啟這段弔詭又離奇的旅程。拼裝組成的鄰居雙親,被小混混霸凌的蹺家少女和房東家的笨兒子,四個人就像家庭旅行一般,開著遊覽車大小的RV旅行車,前進墨西哥的郊區。貧窮落後的墨西哥小鎮,和旅行大車呈現驚人的對比,原本以為只要載一箱半的貨品,其實是滿滿的一整車,把車子裡能夠塞的地方都填得滿滿。他們現在的問題是,載著這麼多毒品,真的回得了家嗎?

滿載貨品的車子已經夠麻煩了,四個根本沒有血緣關係的一家人,相處起來當然更是難如登天;如果再加上另一家人的攪和,整件事情就會更加棘手,一邊處理內鬨,一邊又要對外表現出融洽的家庭關係。偏偏兩家人又會不斷在路上相遇,拼命要甩開對方的米勒一家,在車子拋錨後,甚至還得仰賴對方的協助,他們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相處。由於傑森蘇戴西斯的上游,其實是假冒他人名義,要米勒一家去取貨,就在真相被發現之後,毒梟一行人開始追擊米勒一家。要怎麼在兇狠的毒梟手下逃過死劫,並且完成任務拿到佣金,考驗著米勒拼裝家庭的智慧與能耐。



這部電影中有許多台詞,是和其他電影致敬之處;當然最感人除了電影的結局之外,還有幕後花絮中,米勒家的成員,利用劇情中的廣播橋段,播放膾炙人口的經典電視影集,也是珍妮佛安妮斯頓的代表作「六人行」(Friends)的主題曲。我們除了感慨時光荏苒,光陰如梭之外,還有更多電影值得我們細細品味,像是「王牌天神」(Bruce Almighty)、「精選完美男」(The Switch)和「愛情大臨演」(Just Go With It)等,都是珍妮佛安妮斯頓,數年來的喜劇電影代表作。但是從這一系列的作品中,我們可以確定的事情是:當年她在海尼根啤酒(Heineken)廣告中的甜姐兒形象,已經離我們越來越遠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酒釀蜂蜜:火爆、刺激、深刻的評價大全。

icranberri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