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要唸過國立編譯館的國文課本,每個人必背一首「木蘭詩」,源自北魏一段不可考的女性史詩。國中的國文教科書裡,我最喜歡就是木蘭詩,而木蘭詩最後兩句「雄兔腳撲朔,雌兔眼迷離,兩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?」也是我小時候,最喜歡的連續劇「花木蘭」的結局:一位書生遍尋不著花木蘭,卻在與世無爭的村莊裡,偶然巧遇早已經解甲歸田,和夫婿共享田園的她;書生開口想問出,歸隱後的花木蘭的下落,卻被花木蘭本人笑著說:「別找了,哪有可能有這樣的女人呢?」整個戲就在昏黃的場景,及花木蘭夫婦與孩子們的笑鬧聲中,嘎然而止。

改編自中國古詩「木蘭詩」,電視劇「花木蘭」以古詩為藍本,除了加入連續劇慣用的「神怪」元素,另外編寫花木蘭的婚姻以及後續的軍旅生活。北朝末年,延續幾十年來,群雄擁兵自立的情形,各國為了保衛勢力,持續擴張軍隊;花家的男丁,只有年邁老父和稚子,生性剛強又好武術的花木蘭,遂決定代父從軍。由於花木蘭得罪家中灶神蘇吉利,灶神心生不滿而報復花家,幾經風波之後,王母娘娘為了處罰魯莽的蘇吉利,將他降到凡間,暗中幫助女扮男裝的花木蘭。



李亮出身一門軍旅,父親早逝和母親相依為命,由於驍勇善戰,很年輕就當上將軍,和擔任元帥的大伯並肩作戰。李亮的母親是個神經質的婦人,身邊總是陪著自己的姪女,並且堅信這是自己未來的媳婦。唯一知道花木蘭的女性身份,是軍中另一個將領,也是花家的舊識。前半段從花木蘭入伍、建戰功到還原女性身份的劇情,都承接了「木蘭詩」的描述;後來花木蘭的家庭生活、職場發展,則類似現代職業婦女的寫照,借古喻今的意味相當濃厚。花木蘭夫婦即使忠心為國,但接踵而來的卻不是平靜的生活,經歷了風風雨雨,和無數的危機轉折後,兩人最後決定解甲歸田,從此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。

當年最常聽到的玩笑話,就是袁詠儀因為身材的原因,所以能接女扮男裝的花木蘭;坦白說,我不知道澳洲女星凱特布蘭琪(Cate Blanchett)的「好身材」,要怎麼演出女扮男裝巴布狄倫(Bob Dylan)呢?或是英國女星蒂達史雲頓(Tilda Swinton)的上圍,又怎麼能夠演出,由男變女的魔幻文學電影「美麗佳人歐蘭朵」(Orlando)。在這裡,我想說的是,女生的胸部尺寸,永遠都會被亞洲男生拿來說嘴,但是這該是一個「話題」嗎?還是我們從古至今,就不打算對尊重女性?一直慣用這種卑鄙下流的笑話,創造話題?這種身材話題,只不過從「洗衣板」、「海咪咪」進化到含蓄一點點的「事業線」,有差嗎?



我好懷念小時候,都是大明星演出的電視連續劇,雖然很多都是香港明星主演,搭配一些台灣的熟面孔;而每天晚上八點,我總是目不轉睛地,在電視機前面目前乖乖坐好。近幾年中國的影視作品大舉入侵台灣,大多數在過去的標準中,根本就是粗製濫造,不忍卒賭,至於韓國電視劇,更是詭異到難以下嚥。香港女星袁詠儀的作品,我看得不多,只有電影「新不了情」、「金枝玉葉」、「國產凌凌漆」,還有電視劇「笑傲江湖」和「孤戀花」,她不像是那種有精湛演技,對角色太多琢磨雕刻的人,但是她那股「一夫當關」的氣魄,讓觀眾能放心投入劇情,不會出現太多失控/失焦/失聯的情況。我知道孩提時期的電視劇盛世,也許不會再回來了,但是那些好看的連續劇,卻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記憶。然而「酒釀蜂蜜」,就是一個可以紀念那些美好年代的地方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酒釀蜂蜜:火爆、刺激、深刻的評價大全。

icranberri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