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ull

朋友的爸爸是專業的音響商人,他說聲音有很多學問,任何一點細節,都會影響聲音的效果,而空間本身的條件,是最直接影響效果,如果音響真的要達到完美的聲音,光有金錢是不夠的;因為聲音的共鳴、各聲道的分工,還有聲音在空間裡反射,最後才是聲音到達耳朵時,我們有沒有感受到最完美的效果。我想起十三歲的時候,一個留學奧地利歸國的老師,他說過維也納音樂廳的「金色大廳」(Großer Saal),有全世界最好的聲音效果,因為聽眾不管在哪個位置,都能感受到一樣好的質感。前幾天,和我年紀差不多的三個男女,在捷運裡聊的很大聲,其中一個女人說,她覺得家裡音響很大、很醜,所以去連鎖電器商場,買了一個時髦又輕薄,而且體積小很多的音響,她說聲音可以聽就好了,重點是那台音響長得很好看,有設計感...

「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」(The Grand Budapest Hotel)比「鳥人」(Birdman)好看的地方,不是只有男主角而已;這部電影承襲導演以前的風格:異國風情帶點殖民色彩、行進中的交通工具,以及總是詭異又大膽的配色。讓觀眾像是走入幻境一樣,不安又很期待。電影的開場和結局相互呼應,是一個年輕女生讀一本書,到東歐的某個作家的墓前,向對方致敬;然後鏡頭又帶著觀眾,倒轉回20多年前的作家的一段訪問,然後又倒轉到40多年前,作家年輕時,曾經住在那個飯店的一段日子,然後又再倒轉回70多年前「布達佩斯大飯店」最風光的時候,然後才開始講故事,關於這間布達佩斯大飯店的興盛與衰頹。也許你/妳注意到了,我用了很多的「然後」,是為了向這部電影致敬,因為這部電影實在太奇怪了,讓人很想和它一起搞怪一下。

null

1930年代,飯店經理雷夫范恩斯(Ralph Fiennes),在金碧輝煌的布達佩斯大飯店中忙進忙出,他圓滑的手腕和舌燦蓮花的口才,讓他受到住客們的歡迎,這些彷彿為他而來的客人,幾乎都是有錢、脆弱、孤獨,沒有安全感的老女人。東尼雷沃羅利(Tony Revolori )本來是個難民,因為本名很長,而且很難發音,所以乾脆叫自己Zero;雷夫范恩一開始,只是把他當成一般的飯店門僮,不過Zero很快掌握飯店服務的要訣,逐漸受到雷夫范恩斯的重視。蒂達史雲頓(Tilda Switon)是個80多歲的富婆,兒子和親戚平時也不太往來,雷夫范恩斯就像她的秘密情人,他們最後一次見面時,蒂達史雲頓非常不安,就在她離開飯店後不久,就傳出她過世的消息。原本以為只是去參加喪禮,但她生前立下的遺囑,和嗜血的貪婪家屬,把雷夫范恩斯及Zero捲入一場危機風暴中。

蒂達史雲頓有個兒子,安卓布洛迪(Adrien Brody)認為母親的遺囑分配不公,誓言要把指定給雷夫范恩斯的畫,據為己有;不過雷夫范恩斯先一步把畫偷走,卻在回到飯店後,被警方以「謀殺嫌疑人」的罪名逮捕入獄。在獄友的幫忙下,雷夫范恩斯和其他四個室友,挖了地道一起逃出監獄,並且靠著Zero及Zero的女友烘焙師的幫助,試圖回去布達佩斯大飯店,這時的飯店因為戰爭爆發,成為暫時的軍營。安卓布洛迪也不是省油的燈,他早就雇用殺手,把所有知道真相的人,律師、遺囑見證人等,都一一殺害,因為他深怕母親的第二份遺囑生效--她若死於謀殺,該份遺囑。最後,雷夫范恩斯繼承她的所有財產,包括飯店的經營權,Zero則是他的遺產繼承人。長袖善舞的雷夫范恩斯,最後死在游擊隊的槍下,Zero雖然和烘焙師共組,也有孩子,但雙雙死於流感。隨著時間過去,飯店不再門庭若市,年年逐漸蕭瑟,但念舊的Zero每當回到飯店時,始終住在當門僮時,分配到的小房間裡。

null

欣賞電影「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」,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它有童話般的風格,但是不時加入成人的趣味。非常飽和又不協調的色彩,還有微妙的場景調度,人物動作更是經常整齊的很逗趣;相對而言,在美國影藝學院獎中,得到諸多大獎的電影「鳥人」(Birdman),其實充其量只夠資格拿到「最佳攝影」而已,其他獎項看起來,就是在修補美、墨兩國瀕臨戰爭邊緣的緊張關係。這部電影,把電影的美學推進了很大一步,開拓電影發展一條很特別的路。台灣人很喜歡和外國比,但是我們向各國學習,並不是惡意抄襲他人的靈感,花錢製作出另一部「歡迎來到圓山大飯店」,而是從他們的歷史脈絡中,避掉錯誤,並且找出新的視野。我還記得我的的國中歷史老師,在某次開學第一堂課,要我們寫下唐太宗說過的這段話:「以銅為鏡,可以正衣冠,以古為鏡;可以知興替;以人為鏡,可以明得失。」雖然他是中國人,但是我們總能從中學到什麼。與大家共勉之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酒釀蜂蜜:火爆、刺激、深刻的評價大全。

icranberri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