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認為每個民國七十年以後出生的人,在性格上都有一股憂鬱的特質,隱約透露著說不出的苦澀;我們不想和爸媽走一樣的老路,可是又找不到新的路,從小也因為一直活在「要不要作自己」的抉擇中,我們錯失了很多少年得志的機會。說真的,我們真的沒有征服世界的野心,我們的內心比較想要舒適的生活,自由分配時間的權力,和一個能安穩孕育下一代的社會空間。我們真的是一群善體人意,能實踐人飢己飢精神的世代,只是我們的夢很難實現,所以我們越來越低落...

澳洲的獨立搖滾樂團「安格斯和茱利亞」(Angus & Julia Stone)是一對姊弟,他們家還有一位大姊凱薩琳(Catherine);他們的音樂啟蒙老師就是自己的雙親,即便他們的父母在他們年幼時離異,不過因為住在同一個郊區,所以一家人仍舊有許多相處時間。出專輯前,弟弟安格斯曾經做過工人,也在滑雪時摔傷,在休養期間學習彈奏吉他;姐姐茱利亞成名前,專職教人吹小號。一次的Open Mic(由店家提供演出時間及設備,讓各種團體表演的節目)的機會,他們演出自己的創作,也讓他們以獨立搖滾樂團之姿,出了第一張專輯。

雖然姊弟兩人成功打出知名度,但是他們還想有所突破,所以他們也會分頭努力,用自己的名字創作,並且製作不同的個人專輯。旅行時受到玻利維亞傳統音樂的影響,安格斯將民謠的元素加入創作中,加上姐姐茱利亞特殊的嗓音,讓他們的音樂非常有特色;如果要用顏色形容他們的音樂,我想會是一種頹喪的湖水綠和些許冬日的陽光。他們的音樂細緻、層次豐富,在民謠與搖滾兩種風格間,安格斯希望將自己的音樂能更搖滾一點,所以他們的作品節奏明確、旋律饒負興味,人聲更是他們的招牌,一開始聽他們的音樂,可能會不太習慣他們的風格,不過也有人一拍即合,馬上就愛上他們。

姊弟兩人分別出生在1984及1986年,他們就像我們的年代,成長過程體會到富裕的世界,但是內心總是裝著半滿的疏離和失落,沒有人能體會我們感覺,因為沒有其他年代的人,經歷過我們經歷的一切;我們總是高度敏感,容易感覺被壓縮的生存空間,而且即使對世界不滿,我們仍舊希望用最溫和、釋出善意的方式對待社會。他們的歌曲中帶著一股哀愁和自娛娛人,像極了我們年代渴望「平靜生活」和「活出自己」的真誠願望,他們的歌詞總是不把話說得太白,每每留下一股哲學般的想像,和旋律與歌聲一起迴盪在空氣中,每個人都會感受到,一股故意讓它隨風而去的陣陣哀愁。

我最百聽不厭的,就是以他們兩人命名的同名專輯,尤其是整張專輯裡面,最受到歡迎的單曲「Heart Beat Slow」(心跳減速),他們把民謠和搖滾的精神結合在一起,但是卻在流行音樂的世界中。和我不一樣的是,他們在非常年輕時,就準確掌握了內心世界的憂傷,然後對這個世界進行深度探索,這個探索,也讓他們在音樂界獲得極大的成功。我從小就知道我是個易感的人,可是我老是選擇忽略自己的感受,一定要把哀傷深深的藏在心中,用最堅硬的外表與世界對抗;Angus & Julia Stone的作品和我的立場相反,他們坦然面對內心的失落,並且美化成一首首藝術品。我想,我已經不能再壓抑自己了,如果我能把所有的失落,還給那些令我失望的人,我想整個世界也會經歷一場「寧靜的革命」。來吧!找出哪些人對不起我們,一起討厭他們吧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酒釀蜂蜜:火爆、刺激、深刻的評價大全。

icranberri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音樂的顏色形容超棒的
  • 這是我們典型的七年級抑鬱。

    icranberries 於 2017/08/07 01:49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