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

 

有一天我在家裡轉電視,看到凱文科斯納(Kevin Costner)聊到電影「與狼共舞」(Dancing with Woolf)有關的幕後故事:凱文科斯納有個作家朋友,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抱怨和得罪人;某一天,這個朋友走投無路,借住在凱文科斯納家裡,朋友每天寫作,還把自己寫的東西讀給凱文科斯納的女兒聽,小女孩當時三歲;幾個月後,凱文科斯納的老婆受不了,要他朋友離開。他的朋友去了亞利桑那州,還在中國餐廳端盤子,唯一在乎的事情,只有凱文科斯讀劇本了沒。凱文科斯納原本很不情願,讀完之後驚為天人,這部片後來成為西部片復興的經典大作;電影中的男主角的蘇族名字,就是「與狼共舞」。我覺得凱特布蘭琪的阿帕契名字,也可以叫與狼共舞,因為她在電影「鬼影迷蹤」(The Missing)中,是位女性的克林伊斯威特(Clint Eastwood )。

改編自小說「最後一騎」(The Last Ride,「騎」請唸成「季」,2003年電影上映後,小說更名為The Missing),背景是19世紀中後葉的美國新墨西哥地區。湯米李瓊斯(Tommy Lee Jones)有個狂野的靈魂,一心想追求自己的生活,年輕時就離開老婆和年幼的孩子,想成為美國原住民阿帕契族的一份子。凱特布蘭琪在沒有父親,加上抑鬱母親又早逝的艱困環境中長大,變成一個情感壓抑又內斂的人;她和兩個男人生下兩個女兒,住在和過世丈夫一起搭建的農場生活,並且行醫為生。艾倫艾克哈特(Aaron Eckhart)是凱特布蘭琪的男友,接待突然來訪的湯米李瓊斯,還請他吃些兔肉當晚餐。不過個性古怪的湯米李瓊斯,曾經被響尾蛇咬傷,現在他只聽阿帕契巫師的建議:1. 一年不吃兔肉,2. 好好照顧家庭。所以他拒絕了艾倫艾克哈特的好意。

undefined

凱特布蘭琪的大女兒正值青春年華,嚮往流行和熱鬧的生活,對媽媽離群索居的生活習慣,不滿已久,小女兒對農場的一切都很有興趣,個性獨立勇敢,也很精於騎術。湯米李瓊斯來拜訪的隔天早上,艾倫艾克哈特要帶兩個小女生去市集,加上一位同行的男人,四個人去了一天一夜都沒有回來。等到凱特布蘭琪和湯米李瓊斯,終於抵達舉辦市集的地方時,只剩下滿地混亂,和小女兒的哭聲;小女兒不知道發生什麼事,只看到姊姊被一群人帶走;接著他們在樹上發現艾倫艾克哈特的頭,湯米李瓊斯直覺大女兒應該已經被人口販子擄走,準備賣到墨西哥。凱特布蘭琪試著報警,不過地廣人稀的大西部,警衛隊的行動效率並不高。所以他們決定自己追蹤歹徒,帶著幾匹馬及武器,就上路了。

沿途追蹤的過程,發現受害人不只有凱特布蘭琪的大女兒:綁在樹上的響尾蛇、殘忍的殺人手法,湯米李瓊斯認為整件事都是一位阿帕契巫師主導,而他們父女從偶遇的騎兵隊口中,得知這群印第安匪徒,其實是叛逃的騎兵隊,他們火力強大,而且熟悉警察系統。湯米李瓊斯和凱特布蘭琪繼續追查歹徒的下落,果然找到一張遺落的照片,他們可以確定大女兒還活著,仍舊在前往墨西哥的路上;他們當機立斷,停在歹徒必經的道路上,準備用突襲的方式,卻不慎被識破,反而遭對方追擊。湯米李瓊斯在這場混亂中,認出他的阿帕契朋友,傑塔瓦內(Jay Tavare);傑塔瓦內的兒子結婚快要結婚,未婚妻卻被歹徒綁走,他和兒子正在尋找她的下落。不過邪惡的巫師也不是好惹的,當他發現凱特布蘭琪遺留的梳子後,順勢利用巫術,想要致她於死地...

undefined

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應該有兩個: 一、我很喜歡澳洲女星凱特布蘭琪;二、這部電影把美國原住民和白人的關係,處理的比一般電影更加細膩,雖然電影的主軸仍舊是圍繞在「正、邪的對抗」,卻不是以制式的種族印象,將任何一個族群劃成完全的邪惡或必然的正義。角色的背景設定也耐人尋味,身為一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女性,凱特布蘭琪似乎有一段瘋狂的年輕歲月,她選擇獨立生活,可是卻對父親的態度充滿依賴和質疑,而她對「男性」及「原住民」想法的轉變,也讓整部片蒙上一層神秘的色彩。我覺得湯米李瓊斯的表演非常精彩,但是最令人感動的,還是電影中眾多原住民演員的表現-他們都不是阿帕契人,他們的職業生涯,可能只有某幾種角色可以演,但是他們的表現依舊令人肅然起敬。

湯米李瓊斯講得一口流利的阿帕契語,完全攫住觀眾目光;那種為自己孩子出生入死的決心,也是他在這部電影中最迷人之處;他深藏不露的除了「智慧」,還有對子女的「愛」,甚至自我認同的「追尋」。唯一可惜的是,導演的野心超越了演員的努力,朗霍華(Ron Howard)不想放棄美麗的新墨西哥風景,也想讓觀眾體驗拓荒時代的艱苦生活,更想拍出一部跨越種族的史詩,頌揚「勇敢的人」的偉大之處,他一定要讓觀眾感受到施虐者的殘暴,深刻體會主角的痛苦;他幾乎嘗試所有的拍攝手法及技巧,也將配樂用最激情的方式襯托故事,可是這部電影很少被人提起的原因,也是最可惜的地方是:這部電影沒什麼值得思考的地方,觀眾也不會提問,因為導演已經說完了。

undefined

電影裡面有一段是我最喜歡的,就是受到巫師作法的凱特布蘭琪,靠在洞穴的牆上和阿帕契人傑塔瓦內,用西班牙語聊到父親湯米李瓊斯。凱特布蘭琪知道父親後來和阿帕契女子所生的孩子,全都過世了;但是她卻從傑塔瓦內口中得知,湯米李瓊斯再娶的對象,竟然是個其貌不揚,還有鬥雞眼的女人,不過兩個人始終相愛,直到那位女子過世為止。即便湯米李瓊斯,拼命的想要成為阿帕契人的一份子,他還是因為先前拋家棄子的緣故,有個讓人哭笑不得的阿帕契名字:幸運屎(Luck for shit)。我喜歡這段的原因是,我們終於得知湯米李瓊斯為什麼離開原本的家,他也許是個自私的人,但是他只是想要追求他想要的;其實在那個西部時代,身為一個白人,可以享有更多好處,不僅容易取得政府或移民間的信任,還可以受到較多的保障。這就像今日臺灣的許多人選擇考公職、當上正式教師,或是進到大企業工作一樣,追求一個穩定、明亮、美好的未來;可是我想要的不是這些,就像「鬼影迷蹤」的湯米李瓊斯,我也想成為另一個人,一個能在電影的世界舉足輕重的人,一個在國際的圈子裡具有份量的大人物...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酒釀蜂蜜:火爆、刺激、深刻的評價大全。

icranberri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