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defined

 

英國占星師麗茲格林(Liz Greene)出過一本很棒的書:「海王星:生命是一場追尋救贖的旅程」(The Astrological Neptune and the Quest for Redemption),她的嚴謹考據神話系統,從遠古時代的蘇美神話,歷經希臘與羅馬時代,基督教記載的聖經時期,來到中世紀騎士文學後,兼具舉證榮格心理學的論點。整本書精彩完整地分析海王星對個人和社會的影響。她認為海王星代表全體人類想要回到宇宙本源的渴望,害怕獨立想逃避痛苦的共同需求。海王星同時也代表投射,不論是自我向外的,或是他人看向自我,海王星像一面面欺騙人的鏡子,無法映照出真實的情況,而真相往往都是一場幻滅...

「去年在馬倫巴」(L'année dernière à Marienbad) 的場景美麗到不像真實世界,沒有人知道馬倫巴在哪裡,觀眾跟攝影機來到一個絕美的空間,充滿希臘式的大柱子,卻有巴洛克式裝潢的建築物,裡面各式各樣的鏡子反映出人們的平靜和滿足:這裡的人都誇張的穿著整齊、教養高尚。觀眾平靜地欣賞一場戲劇演出,演員的台詞很激昂,但情緒很和緩,就像觀眾一樣;觀眾只看到戲劇的最後幾句台詞,觀眾很平靜的鼓掌,像個天堂一樣的度假勝地,沒有陽光、沙灘或雞尾酒,看起來恆溫、恆濕,觀眾的情緒也恆久不變的地方,就讓我姑且稱之為度假勝地吧。

 

undefined

 

喬治艾伯塔基(Giorgio Albertazzi)飾演的男主角喃喃自語,他說他去年愛上一個女人,黛芬賽莉格(Delphine Seyrig),然而去年此時,他們在走道上約會,他們在大廳約會、他們在花園露台的一座雕像旁約會、他們在餐廳的吧台約會,他們在馬倫巴擁有美好的時光。沙夏皮托夫(Sacha Pitoeff)是個紙牌高手,不管任何人怎麼挑戰,他總是贏家;而他可能就是黛芬賽莉格的丈夫,所以在去年在如夢境天堂一般的美麗馬倫巴,曾經有一段難以言說的婚外情。喬治艾伯塔基信誓旦旦的說,他和黛芬賽莉格相約今年在馬倫巴私奔,但是今年在馬倫巴的黛芬賽莉格像是失去記憶一樣,對於喬治艾伯塔基所說的一切,她一概否認。

 

兩個人的說法南轅北轍,誰說的才是對的?導演亞倫雷奈(Alanie Resnais)和編劇亞倫羅伯葛里耶(Alain Robbe-Grillet)用精緻的視覺混淆了「去年的馬倫巴」和「今年的馬倫巴」,鏡次與鏡次之間大量的不連戲,混淆敘事的又配上不斷重複,像詩一樣的畫外音;像西洋棋一樣挺拔的人們,或站或坐的平靜的聊天。我們沒辦法看穿什麼是真的,什麼是假的,隨著鏡頭像遊船一樣穿過一個又一個的和不連貫的劇情,我們進入了一個記憶的迷魂陣裡,主觀的陳述是唯一的線索,可是又讓人難以信服。越靠近電影的結尾,黛芬賽莉格會越來越神經質,她好像想要隱藏什麼真相。占星學中土星代表壓抑,也象徵遏止海王星幻象的一方解藥,而時間也越來越證明,看似多愁善感的黛芬賽莉格只是沒辦法決定,她要跟哪個男人在一起。

 

undefined

 

電影的結局打破了馬倫巴的幻境,和電影「金玉盟」的結局雖然有異曲同工之妙,但是卻沒有任何令人欣慰之感,反而有種幻境破滅,接下來的生活,又該何去何從的空白。電影「去年在馬倫巴」其實是個浪漫又殘酷的實驗電影,精緻的形式主義和疏離的對話風格,象徵了嶄新如「電影」這樣的媒材,亦能登上藝術殿堂的里程碑。不過劇情就像每個人的一生,可能會遇到的某一種感情,你/妳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你/妳突然愛上了一個人,然後你/妳不確定對方愛不愛你/妳;你/妳以為自己會有機會和對方交往、結婚,或是可能有點什麼發展;可是有一天,你/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,想破頭都想不出來自己做錯了什麼,那個人從此在你/妳的世界消失。或者我們之中有那麼一兩個人,很幸運地跟這樣的人在一起,然後那個人不再像馬倫巴的黛芬賽莉格那麼美好,於是你們就分開了。「去年在馬倫巴」用一種前衛的方式,看穿感情的真實,而導演亞倫雷奈採用的疏離技巧,儼然成了一種最慈悲的溫柔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cranberries 的頭像
icranberries

酒釀蜂蜜:火爆、刺激、深刻的評價大全。

icranberri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